欢迎进入金山党务网! 今天是
您所在的位置 :首页 >> 要闻导读

赵卫星:切实掌握调查研究的好方法

【字号:发布时间:2018/11/9 8:39:00 作者:赵卫星 来源: 点击数:

调查研究是一门科学,是各级领导干部一项重要的基本功。重视调查研究是我们党的“传家宝”,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为我们树立了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的光辉典范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届一中全会上强调“要在全党大兴调查研究之风”,并于去年12月在寻乌扶贫调研报告上作出重要批示,要求党员干部“扑下身子,沉到一线,全面了解情况,深入研究问题”。继承和发扬党调查研究的优良传统,需要不断探索科学的调查研究方法,只有这样,制约发展的一些重大瓶颈问题才能得到有效破解。

“扑下身子”,倾听真话。调查研究的前提,在于有正确的态度。只有“和群众坐在一条板凳上”,才能拉近调研者与群众的情感距离,让群众真情表白。毛泽东曾精辟地指出,“没有满腔的热忱,没有眼睛向下的决心,没有求知的渴望,没有放下臭架子、甘当小学生的精神,是一定不能做,也一定做不好的。”这昭示我们,只有“眼睛向下”,重心下移,才能摸实情、知实底、得实效。求真务实是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必须秉持的政治品格,而勇于倾听基层群众的实话、“牢骚话”,正是这种可贵的政治品格的具体体现。党员干部真心对待调研对象,才能听得到真话、摸得到真情,调研成果才能提供决策依据。

“不抱成见”,广开言路。调查研究的目的,在于摸清底子、找对路子、解开扣子。没有打破条条框框的勇气,没有一股子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钻劲,是不行的。1961年,刘少奇在湖南农村进行了为期44天的蹲点调查,他多次告诫调查组“不能够抱着成见去搞调查研究”,终于“了解一些这个大队的真相”。同年四五月间,周恩来到河北武安县伯延公社走村串户。当时,社员群众最关心食堂问题,但都不敢说食堂不好。周恩来平易近人地与农户问长问短拉家常。一位农民直率地说出心里话:“这两年生活一年不如一年。”又说:“如果再这样下去两年,连你也会没有吃的。”周恩来向这位农民进行追问,终于弄清了实情。根据调研,党中央意识到了农村问题的严重性,此后的中央工作会议通过《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(修正草案)》,作出了取消供给制的重大政策调整。是否体现真调研、真发现、真解决,是检验调研成效的一个重要标准。这就要求,调查研究不预设问题、不预设场景,坚决摒弃为调研而调研的“应景式调研”。

“解剖麻雀”,以点带面。调查研究的价值,在于真正从典型实践中归结出一般性结论和规律,以指导工作。毛泽东大力倡导“解剖麻雀”等典型调研方法。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,通过个别,指导一般。习近平总书记在《谈谈调查研究》一文中指出:“蹲点调研、解剖‘麻雀’是过去常用的一种调研方式,在信息化时代依然是管用的。”这就要求我们的干部能够切实深入蹲点调研,把一个个具体的案例研究透、分析明白,以此作为掌握情况和决策的参考依据。“交换、比较、反复”,辩证分析。“不做调查没有发言权。”“不做正确的调查同样没有发言权。”1961年开展青浦农村调查时,陈云创造性地提出典型调查地(选择青浦县小蒸人民公社)、比较研究地、交换意见地的三级调查地思路。之后,他找了与青浦情况相仿的嘉兴、嘉善、吴县、吴江、昆山等地县委书记和若干大队支部书记,还找了与青浦土地、人口、气候条件不同的萧山和无锡两地县委的同志,调查种植情况,做了比较。在典型调查和比较调查之后,他同上海、浙江、江苏、河北省(市)委负责人进一步交换了意见。陈云创造性实践和倡导的“交换、比较、反复”调查研究法,既有“点”的视角,又有同类、非同类比较横向“线”的视角,还有交换意见“面”的视角。由点到线、由线到面,从基层到高层、从纵向到横向,不断地修正、补充、完善对调研问题的认识和决策。这种辩证系统分析的调查研究观,很值得学习。

调查研究的优良传统应当代代传承,调查研究的科学方法应当时时采用,并在新时代发扬光大。我们要通过大调研工作把党的好传统、好作风建设不断引向深入,努力形成知实情、谋全局、抓大事、解难题的良好局面,为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提供保障。原载2018年10月31日《学习时报》

Copyright 2012 Shanghai Jinsha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上海市金山区委员会版权所有 地址:金山大道2000号

邮政编码:200540        网站声明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   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1447号